分类 思考 下的文章

5个月前
 2 条评论

  不确定是否还有人能看到这篇文章,因为blog的主机商客服消失了,账单过期好久但是网站还可以访问(后台是不行的)。所以,大概这篇文字也不会存在太长时间。

  最近,家里的猫因为菊酯中毒住了医院,虽然治好但花了两千多,不过没什么实感,大概钱也不全是我的。毕竟,长期以来我的钱都是和母上共用,不分彼此,导致上个月美团吃了一千六也毫不知情。说起来,大概是因为天天在家里的缘故,体重涨了十公斤的样子,虽然还是标准的体重,但是还是想要瘦一点,所以也在少吃肉,转以蔬菜为主,外卖自然也就不能点了。为此节省下一些开销,被我用来投资和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看到市场的波动,大概有一种钱是身外之物的感觉。也有一种想要一夜暴富的想法油然而生,所以我又捣鼓了一下彩票的事情,似乎在大乐透发现一点规律,尽管我知道只是自己骗自己。昨晚研究排列三的无序已经告诉我,没有什么规律可循的。父亲还是老样子沉迷彩票,没有什么新鲜的。
  说起来猫,两个朋友家的猫也都病了,分别是猫瘟和腹膜炎,除开市场上病猫居多,也许本身人类就不该把他们圈养起来。我的龟到现在也许死了五只了,但唯独现在这两只已经几个月都很健康。应是龟接回家不久就有了猫,于是疏于管理,处于一种半放养的状态,虽然水经常发黑,鱼也被吃了几条,但竟连白眼病都没有。之前想,猫也许还是适合作宠物,因为几个月都没有出问题,然而终于法则还是灵验了。然々都是无所谓的,猫当然是要继续养的,用物化的东西来填补心灵的残缺,就我所知也只有人干得出来。最近买的东西,大抵也是一样的缘故。
  不久之前高考的体检,我没有去,除开麻烦,内心已经不想再触碰这个令人作呕的东西。在千万种可能性中挑选几种出来,进行所谓的平等选拔,其结局早就是确定的。对于我自己,既作过倒数也作过第一,我想还是受制于心理。这样邪恶无赖的东西,谁又想接触呢。那些痛苦,我是不太想追责于高考的,然而没有高考,这样的痛苦也根本不会存在,而所谓的快乐,将不止于此。不管怎样,这个垃圾是与我无关了,但是创伤的内心无法改变。这样的不甘,死循环,将永远存在下去,令我绝望,时间会帮我么。如果可以忘却,我宁愿流失时间。
  祈求的事情太多,美好的向往,过往的不甘,反复的淫欲,固有的贪婪。想要得到那些东西,成了最终的追求。无法得到的,成为心疾。无法满足的,成为折磨。必有的,成为羁绊,错失的,成为遗憾。人生如此虚妄。暂时的感情操纵着我,守恒的物质未予一毫。忘却吧,那些不堪的回忆,放开吧,那些错失与不甘。将行者,必行之,不行者,终不行。

  不想再思考,从心所欲算了。

真正的 Cosplay

  嗯,有了打扮外表的兴致。感觉斗篷这样的东西应该是很帅气的吧。说起来,披风和斗篷是有分别的,披风是有袖的,斗篷是无袖的,后者也就是动画里经常出现的那种。(魔法使的感觉

  说到服饰和动画,就让人想到Cosplay。淘宝上仅有的几件斗篷也都是作为动画周边在贩售,主题自然也是动画的。但有一件大家都能察觉到的事情「模仿喜欢的人」,动画角色也具有一样的魅力。我想,一定有许多人抱有「买一件和た一样的斗篷」这样的想法,去购买的,只是商家为了利润并不会推出一些没有作品或角色鲜明特点的商品。

  那么,这也算得一种Cos了。但是,我认为真正的Cos绝对不是去得到一个「以喜欢的角色为主题」的衣服,这样的迁就和粗浅。真正的Cosplay,不仅流于外表,更在于内在的人格、品质、特点。最后我还是想说,这类主题式的商品其实有违「周边商品」的初衷,真诚的热爱者想要的商品、真正的周边商品应该以模仿作品中原本的模样,去刻画。

  对我来说,一件无印的斗篷是最好的。

  封面是「君の名は。」的封面,那天我所梦见的相似的天空。

冶专,我的梦的开始

 我是在灰白色的天空下踏入冶专的大门的。记得那时有着丝丝凉风,我的步伐很轻盈。

 一进门就见到的是大理石做的横卧着的碑,碑也是灰白相间的,上面用正楷赫然刻着「昆明冶金高等专科学校」一大行金字。碑上自然少不了旗杆,高高的旗杆顶上是鲜艳的红旗,在微风中荡漾着。
 前面望去是标志性的图书馆,一眼望去,图书馆也是大理石做的,几个金色的柱子镶着,显得十分搭配。冶专的图书馆是出名的,甚至于在网上也供线上版阅览。广场那是必不可少的,很阔的广场的大理石地面灰色中有红色滑面砖块束着似的条纹,匀称规整,教人见了感到舒坦。
 我大阔步地走着,这里俨然是我的老友了,一切是那么地恰如其分。我向迎面来的几个和蔼的学长打了招呼,人家也报以微笑,这是在大学的「象牙之塔」里才会有的理想景色,现在我终于也安然地拥有了。

 说起冶金,尤其是云南的冶金,就少不了有色金属冶炼,我也正是看重了这独有的前景才毅然选择了冶专的,本来长沙也还有一所计算机学校供我选择的。这便也是最让我自豪的地方。名贵的学府,要论清华园也不会有这样独特的学科,这是得益于地利的,我占有这地利,这是我的独享,我便感到自己比清华园里的贵子们更加神气了。

 大学的教室不一般,每堂课也是流动的,足见自由的气息在空气里涌动,这是真正的青春飞扬。老师更不必多说,讲起课来神采飞扬引人入胜,冶专的师资是出了名好的,是没有几所学校敢相提并论的。
 宿舍是超出预期的,在云南这样季节变化不大的地方也有空调,舍友们谈笑风生,好不有趣,足见了这成人社会的魅力,便觉这才是真正的「社交」。一切都那么地恰如其分。

 冶专,我的梦的开始,我将在冶专展望我的新未来,开启我的人生的崭新篇章。冶专,我对你的情千言万语难言尽,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,我也会用自己回报你。我的梦想沉淀在一滴清水中,揉碎在你的怀抱里,只觉得自己好像也歆享了这紫檀色的混沌,醉醺醺地在梦里蹒跚,豫备着无限幸福的到来。

 十二月二十二日

 封面为冶专莲花校区大门

在混乱中坚持

 在混乱中坚持 —— 开学第十四周周记

 说起这周,明显的感觉就是混乱,有些不合理的作业量、繁多的计程,让我没法按我理想的计划那样做那么多事情。另外西南流感爆发,班上三分之一(可能更多)的人都在感冒,当然也包括我,虽然热感没有冷感那么难受(否则我可能早就回来了),但是也不好过啊(>д<)
 在这样的混乱中,我也还是在努力按照心里理想的样子去努力。在这样的混乱中,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,所以即便感到不是那么顺心,也不用忧心忡忡,其他的人一定比我更加慌乱呢。这周我拟定了预期的成绩表,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难,幸运会常在我身边的。
 共勉。
 
 这一周我学到的道理:
 * 多听,少讲
  记不得是从哪一本书上看到的了,大概是试题调研,多听少讲和多做少说看似差别不大,实则大相径庭。它不会绑架我们去多做,况且多做也不总是好事,容易累坏自己、消沉意志,甚至有点信仰的味道。
 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,我的一位同学告诉我「言多必失!」,事实也的确如此罢。少讲不仅是谦虚和厚积薄发的表现,也能减少自己的出错和时间的浪费,并以多听去弥补。我一向是主张只有当自己是真的很熟练的时候才去和别人讲东西,这样也能减少对别人的误导。利人利己。


 * 拒绝闭关,聆听真知。
  几个月前,偶然间,我看了一个叫「Achieve Your Creative Potential」的网站,里面有一句大概是讲“真理就在我们身边,只是有太多的人拒绝去看见”,我并没有感到很认同,因为我好像并没有看到所谓的“真理”。
  直到这周的某个中午,在研究电势随电场线变化的时候,根据点电荷产生场强的公式,我猛然发现,场强和距离的二次方的关系就是反比罢了,不妨代入几个数值,等距离之间的变化量是在不断递减的,而不是等量变化的。最终的曲线就是一条典型的反比例曲线。这样的事实在我们身边有很多,只是我们没有去看见、去认可、去领会。我们生活在这些真知控制的世界里,只有不断地去接受这些事实,聆听这些真知,我们才能变得智慧。

  封面出处:The Other Side of the W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