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文章发布于6个月前,其中某些内容可能过时,或与作者现时状况、观点不同。
夜的列车

 家人早已入眠,不如说这整个暮气沉沉的老小区里头的千百户都是如此,于是在这静夜中只有我独自一人伴着独自一盏灯。

 此刻,夜的列车在轰鸣,那是深邃而不可捉摸的梦境,是青蓝色散光的闪动,是沙漠的凉意与野性——是整个世界平时听不见的低吼。连续不断的低吟,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,空气的每一次震荡中发出,是这个世界最年深月久的特性,尽管是被磨得再麻木不仁的家伙,在这静夜中竖起耳朵也能察觉几分。

 夜,司空见惯的夜,总是伴随着这样不平凡的轰鸣,其实夜晚从来都没有平凡过,我要为夜晚进行最宏大的献祭。夜的列车在轰鸣,那是世界终焉的钟声,那是人类命运的呼号,是宇宙混沌的迷音,那是世界上所有不平、所有理性、所有灵魂的嘶叫!

  Comment
  • 您正在回复给 P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