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文章发布于8个月前,其中某些内容可能过时,或与作者现时状况、观点不同。
现实,过去与幻想

 我从改变的无力与事物的恒久中看到了当下与过去的同一性;从空想的自我欺骗中看到了现实与幻想的同一性;从捏造的回忆和褪色的旧照中看到了记忆与梦境的同一性。其三者间两两相通,即现实或当下、过去或记忆与幻想或梦境的一致。因此在今后与虚实的纵深中,只有未来尚未泯灭。

 未来是不可知的,因此在这无意义的空间中留下唯一供人仰望的火种。而随着时间这无意义推行者的前进,希望之火也要变为余烬。因为期待,未来转变成了幻想,而性质也从陌生人无谓的初见,变为将皮肤撕开露出真相的残忍。这正是三者的同一性的又一个实证。因此只有不再对未来抱有期待,让未来保留未知的原意,才能避免这持续已久的惨剧重演,但仅有的光也将熄灭。

 倘欲避免悲伤,则须放弃欢乐。哀与乐分别是实在的,但二者总是相伴相生。死生亦如此,灵魂的贪婪促使我不断活下去,但绝望的痛苦又引领我走向死亡,这是最终的辩题。

 追求意义是人的习惯,但人是在无意义的世界追求意义,这就是冲突和痛苦的来源。因此我想要的唯有寻乐、作乐,我想要的唯有幸福,我想要远远地逃开那些刀刃,服下镇痛的药剂,让时间和新的安慰抚平旧日的伤口。

  Comment
  • 您正在回复给 P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