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文章发布于3个月前,其中某些内容可能过时,或与作者现时状况、观点不同。
冬日里的一隅

 冬日的夜中,在名为家的地方,暖黄色灯光下临窗而坐的我,手中装着褐色中药的玻璃杯,对着水面吹气所冒出的白烟,和在那杯子后面,灯笼型的熏香中的烛光,旁边垫子上迷迷糊糊的狸花猫,以及音箱中传出的柔和吉他声。多么平和但又无趣的图景。

 没错,无趣。意义是人赋予的,这样的场景可以成为温馨的记忆,也可以成为绝望的故事,而更多时候只是不留下任何东西的经过,随着所谓时间的概念流逝。对现在的我来说,并没有那些令人遐想的桥段,因而心生无聊之感,想必这是第三种度过方式了。

 这就是生命,我的生命,这样无聊地消磨时间真的好吗?我不由得问起自己。我没有赋予这图景以意义,我又要如何赋予其意义呢?激情也好,未来也好,此刻仿佛都不再存在,譬如那半梦半醒间深青的星夜,再美丽的烛光之夜也能成为空虚感诞生的理由。

 燃烧的烛芯啊,请回答我,我所追求的意义在何方?流淌的星河啊,请你不止于美丽,如果能多一些情愫就好了。

  Comment
  • 您正在回复给 P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