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文章发布于6个月前,其中某些内容可能过时,或与作者现时状况、观点不同。
雪精灵的舞会

 路灯的光不知道为什么是蓝色的,凛冬的飞掠起地上的雪,透过那些飞雪我看到了雪片的幻象,分明是风把它扯碎的!现在它的残骸却在风中舞蹈了。那是庄严盛大的舞蹈,灯光就是音律,而数不清的舞者在那儿兴高采烈似地比划,好像永远不会停一样。一恍之间,我发现原来灯光不是蓝色的,那是分明是典型的暖黄的路灯光,就像旧时代的抒情爵士般暧昧,舞姿也随着轻柔起来,一摇一摆,一浮一沉地,颇有旧上海那些散发着胭脂香气的舞厅之感。

 灯光是音律,更是舞台,把他们变得多么惹眼!雪花分明是冰冷的,此刻也有了人的灵魂,纯洁的外姿,团团的脑袋,多么可爱,像蹦蹦跳跳的团子,又像祈求晴天的小精灵,总是微笑着给人带来治愈与幸福,真教人想抱住,当做自己的守护灵。所以,他们果真是冰冷的么?那肌肤应该是丝绒做的才对,那淡黄色中一定附着着阳光的味道才对!黑夜早已降临,恐怖的黑色与寒冷将这城市笼罩,但这些憨态可掬的家伙们却把太阳的慈怀原模原样地保留着,不禁让人舒笑。看着他们,我好像闻到了晴天的味道,感受到了柔和日光的余温,多么暖人心田啊!

 啊,真是美好的画面,对我来说,这景色简直是为数不多让人着迷的事物之一了。我多久没见过这样的景色了呢?现在只要我伸手就可以触及!只要我想,就可以抨起一掬那菊色的暖流,然后呑服下去,一定会非常畅快吧!“好想要。”心中的欲望开始燃烧,思绪如袅烟般勾起那冻僵的手,心中仿佛有一束狗尾巴草在骚动,我好想要触碰那样的温暖,我好想要拥抱那样的爱意啊!但是我的手不听使唤,任凭我想要怎么出力也无济于事。但是为什么我做不到呢,我只是单纯地想要那样的幸福而已。回家后的问候,香甜的鸡汤蛊,被披上的毛衣……种种事情闪现在我的脑海,像皮影戏一样变幻着,发生过的和没法发生过的,属于我的和不属于我的,难以捕捉。那些真的是我的记忆吗?又或者只是我的幻想。

 我为何身处此地,又为何独立在这令人麻木的寒夜中呢?我的归所,我的寄托和期望此刻随着东风一惧消逝了,我的灯塔漆黑一片,就像远方的城市那样晦暗。路灯,你为何守立于此,又可是为了我么。此刻,我感到了真正的丧失,仿若那由近及远的路灯的熄灭,过去的丧失,当下的丧失,然后是未来的丧失——我失去了自我,我是一具空壳,我是人,亦非人,我只是名义上的我,而不再是我了。我终于知道那些闪断的记忆的来源,那是曾经的我,那是真我,而令人感到陌生的正是我自己啊。

 在独自一人的灯下,荒谬感油然而生。呵,音乐会也好,舞会也罢,一切都只是我的空想,在这种荒谬的维度根本甚么都不存在,只有孤零零的我,在白炽灯光中坐在电脑前,苍白而无能。

  Comment
  • 您正在回复给 P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