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年前
  -

监狱

 这里的天空总是蓝的,与北方一些城市的蓝天不同,这里的天空蓝得渗人,四下里张望也不见一片云,只是空旷。他窗外的景象也一样,只是显得怪异些,因为即便是正午时分,这蓝天下的楼宇也总是不见阳光照耀。远处墙壁的反光打在光秃秃的旗杆上,明晃晃地,旗杆也好似在炫耀自己的出众。那排楼却只是淡淡地伫立着,灰色的墙壁于是显得更加灰暗了。绿树更不用说,即便是常青的,在光影交织下也成了灰树了。每每从窗外望去,都是这样的景色。

 许是因为人与人的疏远和高楼大厦的陌生,大城市总给人一种灰色的印象,于是他时常发梦见到这灰色的楼宇,只是梦里的楼更高,也更灰暗,有一种陌生感。自然,灰色的反光也映到了他的屋中,俨然呈现出一种旧照片上特有的色调。然而,他清楚过去的景色分明不同,没有高楼的阴影,有的是一下午不断的阳光。他的阳光被夺走了,他的记忆也正在被夺走。

 阳光向来就不是什么稀缺品,只要出了大门,走到街边,自然就能接触到晡时温柔的阳光,正对门口金灿灿的树就是最好的证物。但他不能做光的追寻者,他所能享有的只是玻璃上的光的踪迹。因为这是走不出的灰色楼宇,在这里,渴望光的囚人们对享有光的人们心生羡慕。

 那个秋天,是他自己要到这里来的,但今日,他没有选择离开的权力。他懊悔,他痛苦,他嫉妒,但只是愁了自己。少年今天也在注视着窗外的光。

 本日阴。写于数月前。

2年前
  -

冶专,我的梦的开始

 我是在灰白色的天空下踏入冶专的大门的。记得那时有着丝丝凉风,我的步伐很轻盈。一进门就见到的是大理石做的横卧着的碑,碑也是灰白相间的,上面用正楷赫然刻着「昆明冶金高等专科学校」一大行金字。碑上自然少不了旗杆,高高的旗杆顶上是鲜艳的红旗,在微风中荡漾着。

 前面望去是标志性的图书馆,一眼望去,图书馆也是大理石做的,几个金色的柱子镶着,显得十分搭配。冶专的图书馆是出名的,甚至于在网上也供线上版阅览。广场那是必不可少的,很阔的广场的大理石地面灰色中有红色滑面砖块束着似的条纹,匀称规整,教人见了感到舒坦。我大阔步地走着,这里俨然是我的老友了,一切是那么地恰如其分。我向迎面来的几个和蔼的学长打了招呼,人家也报以微笑,这是在大学的「象牙之塔」里才会有的理想景色,现在我终于也安然地拥有了。

 说起冶金,尤其是云南的冶金,就少不了有色金属冶炼,我也正是看重了这独有的前景才毅然选择了冶专的,本来长沙也还有一所计算机学校供我选择的。这便也是最让我自豪的地方。名贵的学府,要论清华园也不会有这样独特的学科,这是得益于地利的,我占有这地利,这是我的独享,我便感到自己比清华园里的贵子们更加神气了。

 大学的教室不一般,每堂课也是流动的,足见自由的气息在空气里涌动,这是真正的青春飞扬。老师更不必多说,讲起课来神采飞扬引人入胜,冶专的师资是出了名好的,是没有几所学校敢相提并论的。宿舍是超出预期的,在云南这样季节变化不大的地方也有空调,舍友们谈笑风生,好不有趣,足见了这成人社会的魅力,便觉这才是真正的「社交」。一切都那么地恰如其分。

 冶专,我的梦的开始,我将在冶专展望我的新未来,开启我的人生的崭新篇章。冶专,我对你的情千言万语难言尽,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,我也会用自己回报你。我的梦想沉淀在一滴清水中,揉碎在你的怀抱里,只觉得自己好像也歆享了这紫檀色的混沌,醉醺醺地在梦里蹒跚,豫备着无限幸福的到来。

 十二月二十二日

2年前
  -

 在北斗西沉的日子里。—— 年末结语和我的感谢信

 今天是公历十一月二十日,庆丰历四年四月既望。再过两天就是这一月的下弦,也是今年小雪的节气,这才令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,这年的确将近末尾了,我不知自己是喜是悲,也不知该喜该悲。

 到了年末,即便是被现代生活埋没的人们也会自然地回望本年,想起去年年末我也在空间做了一个很不完全的总结呢。但是看一看今年,我多半就只好叹气。去年那时,我抱有的是无奈和对未来的微茫的期望,今年这时,我怀有的是顾影自怜和往事难以回首的惆怅了。那往事,不但回不去了,连细细品味都再难了!我又如何能不哀从中来呢。

 我常想,对美好的往事也感到惆怅,是因为当前的境况不如从前了。但这是虚妄还是现实呢?我胆怯了。但是这不妨碍我对人生的乐章展开遐想,因为我知道,接下来的篇章是美丽的,纵使不是最美,也能予我以勇气。会不会更美呢?

 如果是该多好呀。

 这不经让我想到友情,又想到亲情,再联想到自己。此刻的我信任自己,担忧家人,盼求友谊,嗯,意识会引领事物发展的,这一点我失而复得地坚信。因为我相信着,所以,纵使有北斗西沉的感伤,也我不会自卑自弃。

 我由衷地感谢。